Posted on

“父皇!”

“父皇!”

“皇上!”

澜苍傲猛然举动吓坏了所有人,澜烨与墨雪渊都被澜苍傲的举动震惊,慌忙冲上前去,可是就在墨雪渊缓慢想要走上前去的时候,却被一双温柔的手揽住。

“无碍!”澜倾遗低眸,温柔的话语在墨雪渊耳边响起,墨雪渊抬头看着澜倾遗,眸子带着一丝疑惑。

“你安排的吗?”

墨雪渊小声开口问道澜倾遗,其实方才澜苍傲会如此震怒,墨雪渊早已经猜测得到,可是她好奇,澜倾遗不会这般富有心计去对付皇后,墨雪渊方才也只是有些震惊,并没有想要救皇后。

毕竟这件事情与她没有任何关系,不是她陷害的皇后,是皇后想要陷害她,她只是出于正当防卫,只是墨雪渊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澜倾遗,她不希望这件事情是澜倾遗做的,澜倾遗一向正人君子,不会出此卑劣的手段。

澜倾遗低眸,深邃的眸子含着无尽温柔,浅薄嘴唇缓缓开启。

“是澜烨!”极其微弱的声音,只有墨雪渊一个人听得见,也只有墨雪渊能够清楚听到属于自己心尘埃落定的声音。

“大哥对你有恩情,我不会加害他的母后。”

澜倾遗俯身,靠近墨雪渊耳畔再次开口说道。

牵红点气球的小女孩图片

墨雪渊点头,“嗯!”

“皇上,皇上饶命,皇上饶命!”

几个胆子大的宫女冲到皇后身边,跪在澜苍傲面前祈求着澜苍傲放过皇后。

皇后抬起头,带着岁月的容颜此刻扭曲,泪水惹花了妆容,明明上一秒还振振有词的高贵皇后,这一秒便成为了澜苍傲手下可怜的贵妇。

墨雪渊走上前,将澜苍傲的手拿开。

“父皇,不必动怒。”墨雪渊拿开澜苍傲捏着皇后脖子的手,只要他的手收紧,皇后便再也没有生命的气息。

“咳!咳!咳!”

澜苍傲猛然将捏着皇后脖子的手甩开,皇后因为澜苍傲方才抓着她用力过度,导致花容失色。

澜倾遗走过来,将墨雪渊揽在怀中,护着墨雪渊,不让墨雪渊受到一点伤害。

“本宫不需要你来可怜!不需要你来假惺惺。”

墨雪渊来到皇后面前,蹲下身子,想要前去搀扶跌在地上的皇后,玉手被皇后猛然甩开,墨雪渊没注意,差点摔在地上,还好被澜倾遗即使从地上抱了起来。

剑眉下的眸子骤然一冷,寒冷杀意直接逼视皇后,澜倾遗身上杀气出现。

墨雪渊将手放在澜倾遗腰间上,“没事!”

温柔的声音缓缓响起,澜倾遗看着怀中的人,带着杀意的眸子骤然变为温柔。

“将我放下来!”

墨雪渊再次开口,澜倾遗将墨雪渊放下,可是这一次却紧紧将墨雪渊揽在怀中,再也不让墨雪渊接近皇后一分,也不让皇后又任何接近墨雪渊的机会。

墨雪渊只是一个动作,皇后就如此生气,还试图甩开墨雪渊,将墨雪渊推到在地上,这一幕落在所有人眼里,都是皇后不识好歹,妄想下毒加害澜王妃,还不知悔改,这般对澜王妃。

澜苍傲简直气极了,横眉冷皱,一双寒冷的双眸冷冷扫视着皇后花容失色的容颜。

“你简直不可理喻!来人,皇后贤德有亏,妄想下毒加害澜王妃,而且还不知悔改,将皇后打入冷宫,听候发落!”

澜苍傲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,免费的APpav充满震慑的话语让人不敢违抗。

“皇上!皇上饶命啊,皇上!”

宫女哭着求着跪在澜苍傲面前,请求澜苍傲放过皇后。

“父皇,凡事得有一个过程,皇后娘娘身为大朝国一国之母,父皇如此发落,未免会被大臣们质疑,还望父皇让皇后娘娘将罪行交代清楚,再发落也不迟。”

澜烨走到澜苍傲面前拱手俯身,恭恭敬敬对澜苍傲说道。

澜苍傲抬头,充满威严的眸子直视着澜烨,苍老的容颜带着不可违抗的震慑。

“好!既然烨儿开口,朕就让你自己交代自己的罪过,让你心服口服。”

澜苍傲威严的声音在凤倾殿冷冷响起,龙袍挥动,澜苍傲落座在最尊贵的位置上,一双眸子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。

皇后跪在澜苍傲面前,此时的皇后,妆容已经花了,无尽高贵的容颜只剩下憔悴。

澜倾遗揽着墨雪渊站在澜苍傲身旁,澜苍傲看了皇后一眼,眼眸不经意间看见了墨雪渊。

“来人!给澜王妃摆座。”

威严的声音响起,墨雪渊抬头看向澜倾遗,微微俯身,对着澜苍傲微微俯身。

“儿臣多谢父皇!”

墨雪渊说着,澜倾遗揽着墨雪渊落座,澜烨将一切都看在眼里,皇后也是。

只见皇后凄美的脸上勾起一抹绝色笑意,冷冷看着墨雪渊,眼眸中带着无尽杀意。

澜烨看着皇后一双眸子,并没有去理会澜倾遗与墨雪渊,对于澜烨而言,筹谋这么多年,就是为了等到今天,他可不能错失今天这个机会。

一切都只是开始,皇后,你陷害我母妃,让我与母妃这么多年只能在冷宫偷偷相见,现在,该是你偿还一切的时候了。

墨雪渊抬眸,淡然扫过澜烨狭长的双眸,明显能够看清楚那双眸子中带着浓烈的仇恨。

“皇后,将你所做的一切罪行老实交代吧!”

澜苍傲看着皇后,充满威严的声音冷冷响起,所有热不敢上前一步,也不敢有任何反抗,只能屏息以待,看着这场澜苍傲对皇后的审判。

“皇上,臣妾没错!”

皇后看着澜苍傲,倔强的咬着嘴唇,充满岁月的容颜,脖子上清晰的五指印记,都是这个高贵女子的象征,她看着他,如同第一次相见的时候那般,柔情而又羞涩,可是如今,即使还是如同当初那般,也只有无尽的仇恨。

“苏太医方才已经检查出,你给澜王妃所吃的菜肴中有着剧毒,你还敢在这里与朕狡辩,还说你没有错。”

澜苍傲往日的耐心和沉着,在皇后做出这样的事情之后都化为了震怒,横眉冷冷扫视着皇后岁月尽染的容颜。

“皇上!······”

皇后想要对澜苍傲说什么,可是看着澜苍傲威严的容颜,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朕给你解释,可是这件事情,无论你如何解释,朕最后给你的结果都一样。”

澜苍傲冷冷看着皇后,横眉冷扫皇后,没有任何留恋,也没有任何感情。

“皇上,难道臣妾与你这么多年的恩情,你都可以为忘记吗?臣妾是想要下毒加害她,是臣妾一时之错,皇上难道就要因此给臣妾定罪吗?”

皇后看着澜苍傲,一双通红的美目此刻泪水泛滥。

“一时知错吗?皇后娘娘,您确定?”

澜烨的声音缓缓响起,充满冷冽,让人感到他嘴角勾起时候的阴沉。

皇后猛然看着澜烨,眼里充满震惊。

墨雪渊勾唇,他想要加害皇后,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吗?澜烨,果然小看了你。

“父皇,你可还记得十六年前那件事情?”澜烨来到澜苍傲面前拱手,恭恭敬敬对澜苍傲俯身。

“你所说之事······”澜苍傲看着澜烨,欲言又止,其实他是知道澜烨想要说什么事情,作为大朝国一国之主,澜苍傲若是连澜烨这一点心机都看不清楚,又怎么会坐上这个位置。

伴君如伴虎,一国君王,一代君王,澜苍傲又怎么会看不出澜烨的小心机,其实原本澜苍傲是不想要来凤倾殿,只是因为澜烨一句,澜王妃也在凤倾殿,他才带着澜烨来抓皇后的现形。

“十六年前,父皇叛错了一件案子,澜樾误闯轩妃殿,十足落进轩妃殿的湖水中,当时母妃想要前去救他,可是因为母妃不会游泳,母妃便派人下去将澜樾救起,

等到皇后娘娘赶到,皇后娘娘一口咬定母妃将澜樾推下水,父皇一时大怒,将母妃打入冷宫,可是当时事实明明不是这样的,据母妃当时宫中的宫女所说,当时澜樾在凤倾殿休息,

不知道怎么,便被人带到了轩妃宫,还被带他去的人亲自推下水,因此皇后娘娘带着父皇前来轩妃宫,正好看见母妃见死不救,母妃也因此被父皇误会,打入冷宫。

皇后娘娘,我说的对吗?”

澜烨走到皇后面前,一双狭长的眸子看着皇后,充满冷漠和讽刺。

皇后抬头看着澜烨,眼眸中充满无尽仇恨。

“今天这一切,都是你精心安排的吧?澜烨!”

皇后看着澜烨,冷冷开口,美目充满冷漠与仇恨,她对澜烨,何止是仇恨,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澜烨这般样子。

澜烨嘴角勾起一抹阴谋,狭长的眸子折射出冷漠,他并没有回答皇后,此刻,皇后已经穷途末路了,澜烨没必要让皇后抓住辫子。

“哼!果然和轩妃那个贱人一样。”皇后冷笑,咬牙切齿看着澜烨,充满嘲讽的语气开口。

澜烨手握紧,指甲因为有力过度而泛白,硬生生想要将自己的手掐出血色。

澜烨依旧微笑着,看着皇后,虽然心中极度想要将皇后杀了,可是只差一步了,他要忍住。

“已然如此了,皇后你还想要说什么?”澜苍傲看着皇后,极其冷淡的声音没有任何一丝温度。

皇后抬头看着他,缓缓起身,退去方才跪在澜苍傲面前的狼狈,退去所有的可怜,也退去了她的脆弱。

只看着她,缓缓起身,凤袍拖在地上,皇后抬手,用手扶了扶头上将要掉落的金叉,冷冷看着澜苍傲。

“皇上,我十八岁嫁给你,成为大朝国一国之母,为你打理后宫二十几年,一直以来,我最希望的事情就是希望皇上能够来凤倾殿,看看我和我的孩子,我出生高贵,是大朝国丞相之女,是最尊贵,最高贵的大小姐。

可是我偏偏遇见了你,太后让我嫁给你,无论用什么办法,可是你呢?自从我怀有身孕,你从未踏进凤倾殿一步,也自此没有来过凤倾殿。

整个六宫所有的妃嫔都知道,你向来只去芳华宫,却从未来过凤倾殿,你可知道,我在凤倾殿等了你多久,从我生下澜炼,到我怀上澜樾,又到我生下澜樾,等了这么多年,等了这么久,可是我却还是等不到你来凤倾殿一次。

还记得你上次来凤倾殿是什么时候吗?一个月之前,你来到凤倾殿,只是为了警告我不要碰这两个人。”

皇后歇斯底里,看着澜苍傲,一双眸子通红,看着澜苍傲,无尽绝望,皇后想要走到墨雪渊面前,可是被澜倾遗挡在前面,澜倾遗抬眸,看着皇后,一双眸子中透着来自地狱的寒冷。

澜苍傲听着皇后说辞,似乎有些心生愧疚一般,苍老而威严的面容渐渐变得缓和了许多,一双看着皇后的眸子,也由冷漠变成了一丝愧疚。

他心中对皇后还是愧疚的,无尽的愧疚,他欠她的,他都知道的。

皇后冷笑,看着澜苍傲,眸子中只有嘲讽和冷漠。

“皇上,你是在愧疚吗?你应该愧疚,你真正应该愧疚的不是我,而是我的孩子,你的臣子,澜炼和澜樾,你让他们离开了我,我就要你的儿子离开你,还有你!”

皇后冲到澜倾遗面前,恶狠狠看着墨雪渊,一双眸子透着歇斯底里的寒冷,似乎想要将墨雪渊活生生撕裂。

“还有你,因为你勾搭我的炼而,他为了你,违背我这个母后,为了你一次次违背我的意愿,违背我的命令,他是大朝国的大皇子,未来的皇上,因为你,他违背了我的命令,违背了我的意愿,丢弃了我这个母后,丢弃了唾手可得的皇位,

是你!都是你,都是因为你,他才会放弃这一切,才会离开我,离开都城,离开皇位。

你就是一个灾星,就不该来到大朝国,不应该来到这里,祸害我的炼儿,祸害我的樾儿。”

“你再说一遍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