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传光更加反感王家了,不就一个小地主么,土地还没我家多呢,算个啥呀?至于的么一天把那个鼻孔摆到天上去了,几个亲家也不是当官的,不是做生意的就是种地的,不过是家里略微富裕些罢了,至于那么牛哄哄的么?

王家小厮回去一同哭诉,当然也不忘了添油加醋,他这一通摔可疼着呢,结果王老头气的病倒了,没成想来了一个敢不听话的女婿,原以为不过是泥腿子赚了几个钱而已,不成想还挺牛的。

王老头年纪挺大的了,可以说是老蚌生珠,好大岁数才生了个儿子,简直就是眼珠子,女儿是可以换金银的盆子,儿子才是金疙瘩呢,为了儿子,女儿牺牲什么都可以,不答应就霍霍到你答应为止,他有的是办法折腾呢。

王三娘一个人在屋里默默的流眼泪,好半天她娘才叹口气,“要不我去你姐那去一趟?”

“有啥用,咱家人上门,人家恨不得一口吐沫撅回来,烦死咱们家人了,上回我爹干的那事我还有脸去人家家么?就是野鸡也讲究你情我愿呢,他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啊,要不是我姐救我,我就只能上吊去了。”

王三娘嚎嚎痛哭,一脸的绝望。

刘家要退亲了,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步,她最后的希望都没了,她原想着老天爷疼她,给了她这么好的一个汉子,她真心看上传光了,话不多稳重心里有哈数,啥事能答应啥事不能答应,来家几回老爹羞辱,一声不吭干了活就走人,她打心眼里喜欢。

“娘,你放我出去,我去刘家说一说,我亲自去,娘我求你了,你也不希望我被我爹送去做小吧,那样我宁可吊死。”王三娘是个烈性子。

王老头这个歪瓜裂枣黑心烂肺的东西,连自己女儿都坑,要把女儿送给亲家认识的城里一个举人,人家已经成亲了,他趁着喝酒的时候,要给女儿灌药,打算直接生米做成熟饭,当姐姐姐夫的干不出这样的事来,也害怕三娘烈性子真去上吊去,姐姐跪下来求了丈夫,偷偷的把人给放走了,事没办成,三娘被打的一个多月下不来床,但也说了,你敢干这样的事,我就死给你看,你试试!

三娘铿锵之言吓住了王老头,还等着女儿在换点东西或者人脉回来,死了不就亏了么,他打心眼里就认为女儿就是个赔钱货,能换点什么就换点什么回来吧。

就这样又给养好了身体,白白净净的让熟悉的媒婆去给介绍一家好的,人家辗转说了刘家了。

他娘想了半响,到底自己生的闺女,心里还是疼的,“那趁着下午你爹睡觉你去吧,我挡着他你去,快去快回,天黑前要回来,不然你爹发现了又得打你了。”

花束的陪衬

“成,我这就去。”王三娘收拾了两样东西,悄悄的从后门跑掉了,一路跑着去李家村。

等到了李家村第一时间去了李家,王三娘知道他爹干了啥了,先去给巧兰道歉去。

“婶子在家么?兰子姐在家么?我是王三娘。”王三娘跑了一路,脸上全是汗水,身上还有些灰尘,脚上全是土。

“谁呀?哎呦!三娘,你咋这样了?这么多土啊,你跑来的?”巧兰掀了帘子出来,一看浑身脏兮兮的,满头满脸都是汗,头发都被汗水打湿黏在头上脸上了。

“我跑来的,我听说我爹又来霍霍您们是不是?我爹要干啥我太清楚了,巧兰姐,子不言父之过,我给您道歉来了,对不住,让您受委屈了,我来给您道个歉,对不起!”王三娘低头鞠躬,也不敢下跪,害怕把事弄拧了,人家更反感了。

“哎呦!妹子快起来,不碍你的事,也不是你干的快起来,娘你快出来帮我扶起来。”巧兰还抱着栓子呢。

“咋了,你咋来了,快起来孩子,不行这大礼啊。”李母听见动静才出来了,赶紧扶起行了大礼的三娘。

“婶子,兰子姐,我给你们道歉来了,就算这门亲不成我也要给你们赔礼。我知道我爹魔怔了,一直死死的看着我,不让我出门,婶子对不住,让你们受到惊扰了,对不住了!”王三娘频频道歉,眼泪含在眼眶里,硬是忍住了。

“快屋里说话,你去刘家了么?”李母赶紧把人拉进屋里,孩子一路跑来的,累的都虚脱了,浑身上下都是汗。

“我没去,我先来的您家,我在家就听小厮在胡说八道呢,我爹气的厥过去了,我求了我娘把我放出来的。”王三娘接过李母递过来的水,大口的往肚里灌,渴坏了。

“这孩子,太不容易了,这歹竹出好笋啊。”李母摇头叹息一声。

“兰子,你去找找传光和你婶子过来,不管怎么样,孩子都来了,说一说吧。”李老太突然开口。

“好,你坐一会我去找传光来,传光可没少受委屈。”巧兰拍拍她的肩膀叹口气。

就凭王三娘自己偷跑出来第一时间道歉,巧兰对她的成见就少了一半了,这姑娘确实还不错,可怎么摊上这样的爹呢,我的天老爷,真是作孽呦!

不一会传光和刘二叔刘二婶都来了,一听说孩子自己跑来了,吓了一跳就跑回来看看咋回事呢。

“叔,婶子,我给你磕头道歉,就算您退亲我也不埋怨,我爹把我最后一点念想都断了,我今儿就是给你们赔礼的,我知道传光大哥为了我没少受委屈,我都看见了听见了,我爹不让我出门,把我关在屋里了。他今天是被气倒了我才抽空跑出来的,我来就是给兰子姐和婶子们道个歉,是我没这福气。”王三娘把想说的话说完,最后一口气也泄了,整个人软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“孩子,快起来说话,地上凉可不能跪在地上,快起来。”刘二婶看着也是于心不忍的。

“婶子,我心里好苦啊!我爹之前还把想给我灌药送人做小呢,是我姐姐姐夫怕我上吊才把我偷偷放跑了,为了这我爹打得我一个月下不了床,害怕我死了赔钱,才让人给我说亲的。婶子,我以为我有希望了,对不起,让大哥这样受委屈,我都看在眼里,对不起您家了!”王三娘跪在地上嚎嚎大哭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,觉得人生了无希望,这是一点出路都不给她呀。黄色社区app,免费黄色应用下载